经济观察报:新经济刺激政策复出概率增大

发布日期:2010-8-14 22:23:42  点击数:4234
7月中旬召开的国务院经济形势座谈会,今年被提前到6月底召开,但这却引发市场一些不好的联想。

  6月30日,全国人大财经委再次会同其他部委人士一起对经济形势进行研讨,一位参会人员向本报透露了会议的基调——“大家都比较担心下半年经济。”

  “2010年中国宏观经济既有大起的可能,也有大落的风险。”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尹中卿接受采访时说。

  考虑到政府对目前经济指标下滑的担忧,新经济刺激措施有可能卷土重来。

  二季度数据让人不再乐观

  全国人大财经委和其他部委人士普遍对今年中国下半年经济形势表示担忧,归根结底是自今年第二季度以来,中国经济一改第一季度高位运行的态势,各项经济指标先后都出现下滑。

  这与今年4月份情况刚好相反。“4月份人大财经委会在分析经济形势时,国务院六部门都参加了汇报,虽然六个部门提供的数据口径不同,但都认为一季度经济回升向好,开局良好,国民经济运行处于正常的区间。”之前尹中卿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但是,刚过了第一季度,中国经济一改第一季度高位运行的势头,各项经济数据纷纷掉头向下。

  最先反应仍旧是先行指标——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4月份汇丰银行(HSBC)公布PMI开始出现下滑,5月份汇丰PMI比4月份下降2.5个百分点;5月份中国物流和采购联合会(CFLP)公布的PMI指数比4月份下滑了1.8个点,其中11个分项指标中10项都在回落。

  7月1日,HSBC和CFLP公布了最新的PMI指数,HSBC公布的6月产出和新订单指数分别为49.6%和49.7%,自2009年4月以来首次降至50%以下;新出口订单指数更是大幅下降4.7%至48.2%,为2009年6月以来首次降至50%以下;而CFLP制造业PMI购进价格指数比上月大幅下降,原材料库存指数下滑降至50%以下。

  数据还显示,规模以上的工业增加值增速减缓,4月份增速比3月份小幅回落了0.3个百分点,5月份的增速比4月份的增速回落了1.3个百分点。兴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董先安对此表示,“一季度以来企业预期不明朗,纷纷去库存化,导致工业增加数据下滑到个位数。”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则在报告中指出,“工业增速下降主要反映国内需求加入增长的动量在放缓”。

  的确如此,国内城镇固定资产投资1-4月份比上年同期回落了4.4个百分点,1-5月份比1-4月份回落了0.2个百分点。“5月份不包括房地产在内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已经从去年二季度的50%回落到21.9%,比今年一季度下降3个百分点。”安信证券指出。

  更令人忧虑的是:去年拉动经济增长的两大引擎——房地产和汽车双双回调。中国指数研究院5月份统计显示,全国35个大城市中,14个城市住房成交量减少。汽车销售数据也在下滑,5月销售汽车143.83万辆,环比下降7.50%,这已是汽车销量连续两个月环比出现下滑情况。

  与此同时,外需市场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支持力度也在回落,1-4月份贸易顺差下降了78.6%,1-5月份的贸易顺差下降了69.9%。“我们维持全年贸易顺差较2009年下降15%的判断。”安信证券报告指出。

  最近一个月,尹中卿去全国很多地方调查,他告诉记者,“近一个多月以来,特别是4月份和5月份数据出来之后,许多人都不乐观,悲观了,原来还是言之凿凿的回升向好,现在都变得不那么理直气壮了。”

  机构下调预期

  在预期不乐观的情况下,中外投行和经济学家们开始下调经济增长的预期。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哈继铭预测第四季度中国经济增长会降至8%左右,而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更是对记者直言,“中国经济在第四季度风险会加大。”

  “经济增长已经见顶。预计受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投资增速回落、出口从第三季度开始放缓的影响,经济增长势头将从第二季度开始放缓。在一季度GDP同比增长11.9%之后,我们预计GDP同比增速将逐季放缓至四季度的8.5%,2010全年平均增长10%左右。”瑞银证券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汪涛指出。

  世界银行发布最新报告虽然维持了2010年中国经济增长率9.5%的预估,但也将2011年预估由8.7%下修至8.5%。

  “现在社会上开始出现了‘经济下滑’或‘二次探底’的声音了。有人认为第一季度的11.9%的经济增速肯定是成为这些年来我们的最高峰,也是成为我们这次四个季度经济回升向好的分水岭。”尹中卿说。

  不过,也有很多人对目前经济趋势难以判断,“目前的周期是新长期上升周期的开始,还是原周期的结束,尚无定论。”国泰君安在年中报告指出。

  政府应对成最大变数

  虽然多数官员和经济学家对下半年经济前景持不乐观态度,但却无法对中国政府调控政策做出一致的判断。

  尹中卿坦承,他对一些问题实在是把握不准,“我最拿不准就是我们的政府对增长看得太重,如果说过去政府对经济危机存在反应过度的问题,我现在担心今年下半年可能出现同样的问题,也就是如果我们第三季度经济指标更不好看,政府会把更多的政策措施全拿出来。”

  董先安则认为,在二季度经济数据的刺激下,政策转型会很快发生。而未来政策可能侧重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政府将明确刺激大城市地铁、高速等公共基础设施投资项目;二是延长或新增消费刺激措施;三是进一步鼓励民间投资;四是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

  而瑞银汪涛认为未来一年经济增长将实现软着陆、通胀上升但仍较为温和,所以她认为政府不会出台任何新的、重大的紧缩政策。不过,她也认为,政府会推动城镇化进程和大众及保障性住房建设,使全年的房地产建设活动稳健增长。同时,由于汇改重启,她认为未来几个月内将不会加息,而是通过实施月度信贷额度控制、审慎监管、回收流动性(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来控制今年以来的信贷增长。

  尹中卿不认为目前的经济形势是二次探底的危机形态,而更多的是从高位运行向正常增长状态回归,“即使说探底,我觉得它所探的底也不是2009年第一季度的6.1%那个底,而是我们多年来一直提倡的、计划中预计的8%的那个底。”尹中卿说。所以对于当前政府的政策选择,他的建议是,“逐步淡出我们的刺激政策,即使有面临下滑和二次探底的风险也不能再继续刺激。因为如果经济刺激过度了,反而会导致经济增速回落,所以我说是大起得越快,大落得也越快。”

  “后危机阶段我们宏观调控要找中性的道,要把积极的财政政策改变为稳健的扩张政策,把过去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或数量宽松的货币政策改变为从紧偏松的货币政策,”尹中卿进一步补充道,“所谓从紧偏松,我就觉得是比适度的宽松要紧,比审慎的要积极。

关闭窗口